無障礙閱讀
首頁
> 廉政教育 > 以案示警

“小病”不治“大病”難擋——重慶市政府原副秘書長、辦公廳原黨組成員羅德案件警示錄

發布日期:2019-12-17 16:10 瀏覽次數:

違紀違法事實

20185月,羅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

經查,羅德違反組織紀律,未經集體研究個人決定重大事項,在干部任用中為他人提供幫助并收受錢物;違反廉潔紀律,違規收受禮金,利用職務上的影響為親屬經營活動謀取利益;違反工作紀律,插手和干預司法活動;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,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財物,涉嫌受賄犯罪。

201811月,羅德被開除黨籍公職,涉嫌犯罪問題及款物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。 

懺悔書節選

我利用手中職權,以權謀私,嚴重違反了黨紀國法。我大德公德私德德德皆失,突破了道德和法紀的底線,成為了人人唾棄的貪官。我為我的行為感到羞恥和悲哀!

一、信念缺失,思想拋錨,走上人生歧途

精神空虛,理想信念坍塌,最終思想拋錨,是我走上違法犯罪道路的根本原因。在權力、金錢和美色的重壓之下,我精神世界如沙聚之塔,一觸即潰。在郵電學院下屬公司任職期間,我認為把公司做大、做強,把效益搞好是唯一目標,政治學習又不產生經濟效益,是可有可無的東西,根本不重視理論學習。當我走上部門和區縣領導崗位后,沒有及時轉換角色,無視新崗位要求,把在企業任職時形成的思維習慣、不良作風帶了過去,認為政治學習都是在做無用功,不像經濟建設那樣對自己的政績有幫助,仍然對政治學習漠不關心,參加中心組學習時被動應付,自己組織學習時也是照本宣科。參加黨風廉政教育更是臺上一套臺下一套,當“兩面人”:我在臺上大講反腐倡廉,臺下大肆收受企業老板錢財。由于我自己就是腐敗分子,抓反腐根本沒有底氣,我怕反腐力度大了,引火燒身,殃及自己,就搞“雨過地皮濕”,根本不敢在墊江縣深入反腐敗。

二、看重利益,價值觀扭曲,成為金錢俘虜

扭曲的價值觀,讓我在唾手可得的巨額財富面前毫無抵抗之力,在金錢的誘惑下我忘記了初心。1992年,一個老板給我送了600元的紅包,我半推半就地收下了。這是我收的第一個紅包,就是這個紅包在我思想道德的防線上炸出了一道裂痕,在我心里種下了貪欲的種子。在墊江縣工作期間,和老板之間的共同話題、共同語言多,久而久之就和當地一些老板混到一起,狼狽為奸,互取所需,我用權力支持老板發展,老板給我財物作為回報。在干部調整過程中,我存在賣官行為,對干部工作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,污染了墊江的政治生態。這些老板和下屬基本上都是平時陪我吃吃喝喝的那幫人,在長期的吃喝玩樂中,我逐漸放松了警惕,變得麻木不仁,習以為常,來者不拒,誰的錢都收。

三、肆意妄為,目無法紀,走向犯罪深淵

長期以來,我法紀觀念淡薄,對黨的紀律規矩學習不夠,遵守不嚴,執行不力,對法律知識更是知之甚少,對黨紀國法缺乏應有的敬畏,肆意妄為,最終走上了違法犯罪的不歸路。在執行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市委決策部署時,打折扣、搞變通。我喜歡喝酒唱歌跳舞,將墊江縣會議中心的職工卡拉OK活動中心,變成了個人喝酒唱歌的娛樂場所。在和私企老板交往的過程中,為了個人利益,置黨紀國法于不顧,置政策法規于不顧,向企業輸送利益,慷國家和人民之慨,讓國有資金流入了老板的腰包,為企業老板奔走站臺,利用職權為他們取得利益,原因在于這些老板都給過我好處費,我把為人民服務變成了為人民幣服務。

四、驕奢淫逸,追求享樂,自甘腐化墮落

在郵電學院下屬公司工作時,我是吃喝玩樂的組織者,目的是為了搞好和甲方的關系,獲得更大的商業利益。我的思想防線出現了缺口,追求感官刺激,信奉及時行樂,欲望的種子悄然發芽。到市信息產業局和墊江工作階段,我由吃喝玩樂的組織者、買單人變成了活動的主角、老板拉攏的對象,在觥籌交錯和老板、下屬的吹捧奉承中,在酒精和美色的麻痹下,虛榮心爆棚,逐漸迷失了自我。十八大之后,吃喝活動主要在單位食堂和農家樂。我經常到墊江縣人民醫院的食堂去吃飯,把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也帶到醫院食堂和農家樂去吃喝,帶到景區去游玩。我既沒有管好自己,也沒有管好家人和親朋好友。吃喝玩樂是我違法犯罪的開端,很多壞習慣由此養成,很多不良商人就此結識,很多違紀違法活動就在吃喝中達成,正是陪我吃吃喝喝的朋友把我送進了監獄。

五、良莠不分,交友不慎,帶來終生悔恨

我之所以走到今天,是亂交友、濫交友、交錯友造成的。我的朋友圈可以分為兩類:一類是我在企業工作時,以甲方單位相關人員為主的朋友圈,那是我有求于人的朋友圈;第二類是我在公務員崗位上,以企業老板為主的朋友圈,這是有求于我的朋友圈。我到墊江后結交了一幫私企老板朋友,不知不覺中,我成了這些企業利益的維護者、老板的代言人,最終都發展成權錢交易。正是這些靠權錢維系、互相利用的狐朋狗友把我害了。     

案例剖析

面對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敗的高壓態勢,身為縣委書記的羅德認為吃吃喝喝是小事,仍舊無動于衷、惡習不改,任由精神之“鈣”一再流失,奉行的宗旨已然從為人民服務蛻變為“為人民幣服務”。

在頻繁的吃喝玩樂中,羅德與一些有求于他的老板和干部關系越拉越近,儼然成為小圈子的“群主”。他努力當好“群主”,對“群友”有求必應:以遠低于國家限價的價格賣地給“群友”;違反組織原則調整“群友”職務;幫“群友”站臺、搖旗吶喊等等,對底線紅線高壓線統統無視無畏無懼。從推杯換盞、紅包禮金,到權錢交易、利益輸送,他一步步深陷“圍獵”陷阱竟渾然不覺。

吃吃喝喝絕非小事。正是這些看似小事小節的失守,讓羅德的問題由小及大、堤潰蟻穴,最終從違規違紀發展到違法犯罪。 

信息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
打印 關閉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{ganrao}